别人的男朋友

别人的男朋友

来源:Barbie太郎

“下周要见我的一对朋友。”陈加对小k说。

他们在一起快一年,总体来说算过得去,但只有小k知道,他心中的小算盘一直计算着各种标准。他不是很愿意跟陈加一起出席各种场合,觉得陈加有点“拿不出手”。

当时决定在一起,也是跟姐妹说:“就他吧,比较安分,适合定下来。”

陈加也说过:“我知道我配不上你,所以会对你好的。”

小k想了想,觉得还是不要事事推脱,反正是陈加的朋友,不会出色到哪去,于是答应下来。

餐厅是对方定下的,小k早有耳闻,是一家同性恋很喜欢的餐厅,够fancy,但味道不怎么样,适合拍下后发到网上供人哇哦。

小k不屑,正在心中嘀咕,看到一对高大漂亮的情侣站起来迎接他们,满面笑容。

“一对璧人”小k实在想不出更贴切的词,只得将陈旧的形容词拿出来。旁边的gay也都假装不在意地回头,眼睛却死死打量,没有人会错过好风景。

“快坐,很久没见老陈了,一恋爱就不出来!”

陈加笑,给小k介绍:“这是王辰,那是他的男友张亮,这是我男朋友小k。”

寒暄过后,四个人开始聊天。小k很沉默,全不见往日的活泼,心中不知道是什么在搅动。

“你们还说我,不也是在一起这么多年还像神仙眷侣一样!”陈加推了推眼镜。小k最讨厌他这个动作,丝毫不man,而且显得很不自信。

“我们还不是老样子,你男朋友挺害羞的啊?怎么认识的?”王辰一看就是交际型,说话大开大合,言语手势无一不照顾到全场所有人,令人舒服。

“我们是软件认识的,”小k抢着回答,“一开始也没想认真,没想到慢慢就认真了,处习惯了。”为了证明自己不害羞,小k开始侃侃而谈,有意无意做起主持人,炒热全场气氛。

这种性格或许是一种缺陷,且做主持人一定要学小s,打压身边人才叫有趣。

“是,老陈因为身高问题经常被我笑,经过童装店我会推他:你怎么不去买件属于你的衣裳?或在家忽然问他,你的其他六个好兄弟在哪儿?”

王辰与张亮对视一眼,大笑起来,陈加也憨厚地笑。小k觉得自己幽默风趣,心安一些。

但到底有什么不心安?他也不知道。

那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也就散了,陌生的三个人加了微信,大概也不会聊天。

晚上回家,陈加一如既往换换猫砂,打打游戏,沉闷到让小k难以呼吸。

“你们怎么认识的,完全不是你世界里的人。”小k下意识地想知道更多。

陈加眼睛都没抬,一边玩游戏一边答:“好多年了,我们打游戏认识的,之前团队还总一起出来喝酒呢,我跟王辰挺聊得来,配合也打得好,就变朋友了。”

“那你当年怎么不吃他?”小k故意问。

“嗨,我哪儿配啊?而且朋友就是朋友,你瞎想什么呐?”陈加看了小k一眼。

“自然是,人家真是模范情侣,合照发微博上得多少人在回复里羡慕啊?”小k说完就去洗澡。

在莲蓬头下,小k看着出租屋不太透亮的卫生间,像他的心情一样阴沉。

这一阵小k越来越烦躁,是见过王张夫夫的后遗症。

他开始审视身边的陈加,怎么看怎么别扭:

在一起以后松懈了的肚腩,挖鼻屎毫不顾忌身边有人,放屁大声到吓自己一跳……

没有一点符合小k的恋人标准。

他的标准是王辰。经过这么久朋友圈的观察,王辰甚至比张亮还要更漂亮一些,30多岁的笑容毫无阴霾,像全无烦恼似的;身材无懈可击,只穿一件纯色T就足够;照片完全不加滤镜,真实而自信。

小k又对着镜子看自己,高高的鼻梁,皮肤白且细,虽然不是最好看,但年轻Q弹,是大众会想要尝一尝的类型。

他怎么看都觉得,自己的人生不止于此

半夜陈加已经睡熟,一条腿跨在小k身上,小k心中烦腻,一个转身狠狠甩脱,陈加怎么会这么蠢,完全没察觉自己的冷淡,这更让小k愤恨不已。

大概是这条腿太重,让小k豁出去,点开王辰的朋友圈,又开始浏览,并狠狠点了几个赞。

“还没睡?”王辰的微信却先来了,这让小k惊喜,本来有了点睡意也都荡然无存。

“没有啊,你怎么还不睡?”老套路对话,小k脑子转不起来,只得随性而为。

“睡不着,可能见了你以后有点魂不守舍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小k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他知道哈字越多,就越像掩盖什么

来不及细想,他迅速回复:“真的是心有灵犀,我也是……”

“要不要明天见个面?就你和我。”

“好呀!”小k一颗心狂跳,这份震动将自己带入一个广阔天地,完全没有旁边陈加什么事儿。

同床异梦。

跟王辰做完后,小k犹觉在做梦,王辰此刻真实地在自己身边赤身玩着手机,小k忍不住问:“为什么是我?”

“为什么不是你?”王辰放下手机笑了,“我喜欢年轻人。”

“张亮呢?”其实这个名字小k最不该提,太煞风景,王辰从头到尾没有提过陈加一个字,但小k实在忍不住。

“他?他好好待在家里。不过睡觉是另一回事,他应该比我更了解。”王辰还是带着那个笑容,可以抚平小k紧张情绪似的。

“那我们以后还会一起睡觉吗?”

“哈哈你真可爱,大概会的,少想一点儿宝贝。”王摸了摸小k的头,起床穿衣服,“我得回去了,晚上还要跟他看电影,你可以休息一下,房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到时间。”

王辰像一阵风似的离开,小k还不想起床,巨大的失落忽然充满他的身体——王辰睡他并不是真的看上他,昨夜张三李四给他点赞,都可以得到“临幸”,他的“睡基准”很低。

睡到王辰是自己的勋章,但对王辰来说不过是寻常。

回味了半晌明白王辰的驾轻就熟,所有的话和姿态,都不带一点点不好意思。他也要学习这份沉着,或许这是处理情感关系的最好方法,他们只是出来放了几小时的假而已。

回到家,陈加还在玩游戏,只是问:“这么晚,加班?”

小k忙不迭回答:“是的,临时加班,累死了。”还是忍不住带了点愧疚,陈加对他这么关切。

“要不要给你煮个面?我这一局马上结束。”

“不用了,我洗洗就睡了,明天还有很多工作。”

忽然陈加在小k眼里变得朴实可爱起来,他懵然不觉的表情像一个婴儿,比自己是干净多了。且愿意半夜煮面给自己吃的男人有几个呢?王辰很漂亮,但也不过是下面给他吃罢了。

洗完澡小k躺在床上,手机也不想碰,陈加过来抱住他亲了亲。

“如果工作不开心,可以辞职休息一段时间,我的薪水还够我们疯一下的。”

小k讪笑:“那怎么行,别说梦话了,赶紧睡吧。”他有点后悔,想着这样的放纵或许以后不该再有了,陈加无论如何没有做错什么。

他确实累了,今天卖力迎合,浪费许多体力,顾不得多想也渐渐响起鼻鼾。

陈加见他睡熟,打开游戏私聊界面迅速打字:“宝宝睡了吗?我明天请了年假,白天去找你吧?”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来源:Barbie太郎

(0)
上一篇 2018年12月5日 下午5:55
下一篇 2018年12月5日 下午6:06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