姐,今晚去酒吧吗?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
来源:Barbie太郎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
沧海桑田,时过境迁,有很多人事物都会改变,但我觉得唯有gay吧不会。这么多年来酒吧建筑物看着一代又一代同性恋来了又去,似乎总有规律。

我已经很多年没来过gay吧,曾经也是夜店动物,每周末都乐此不疲。时隔多年再次踏入,不知gay吧是否有改变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今夜与朋友一起来,竟还有初时的惴惴不安,但遥遥望去,已经看到门口众多孤女,像石狮子一般驻守在酒吧门口,太好了,和以前一模一样呢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进门买门票时大排长龙,保安与收银员依旧麻木地工作,这里是唯一可以秀包秀服装的T台,大可以慢慢打开名牌包取出手机扫码,然而并没有人在乎,也许队伍里只会有人觉得是假包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工作人员冷着脸让各路人围绕他扫码,像极了八0戏1的现状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走进去,院子已被开拓出来,院落里是散落在天涯的那些花儿,原来这里是出来透气的姐妹笔直站立的专用场所,现在已经有了些小小桌椅与吧台,仿佛给无家可归的燕子们一个巢穴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转弯进入酒吧正门,门口依旧会有两大排姐妹各自在台阶上久久不散,就差身披条幅做礼仪小姐: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大门口的蓝色霓虹灯像照妖镜一般扫过大家的脸,每个人都像荧光剂面膜用多了似的,粉的质感高光的位置一目了然,这里是美貌的安检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进入酒吧第一件事要存包,和朋友一起穿过人群,他一直是交际花,左右逢源,跟每个路过的人拥抱打招呼,存包处不过一百米,却怎么也走不到。他像宫中的娘娘,遇到每个妃子都要行礼,我则像个丫鬟,伴随左右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存包出来,要走最著名过道,两边站满人,中间只容一人独走,所有八卦与是非都在这里,你以为自己走在中间是倾世皇妃,在大家眼中不过是另一个路过的丫鬟。但T台秀,必须要趾高气扬,输人不输阵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我还差一杯酒在手,这杯酒是在酒吧安身立命的宝剑,如单手空空,则未能完全融入其中。一定要有酒才可以斩妖除魔,否则不过是个游魂,没有主心骨儿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啊,一切与旧时一样,换酒的吧台是一只花瓶,姐妹们像日式插花一样围绕在吧台边,有扭着的撅着的靠着的趴着的,千娇百媚,百花齐放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换好酒一转身,抬眼望见曾经的酒吧旧相识,相视一笑: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他怎愿意服输,谁是你姐?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他大力拥抱,我端着酒在他背后轻轻叹息,只得改口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他没有回答,其实我们连对方微信都没有,只是眼熟罢了。我与他叫tony johnny又有什么所谓,我们并不在乎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随即与同来的朋友一个眼色,他便把我拖走,让我和他的新姐妹一起站。

“新姐妹?你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我问。

“刚刚呀,都是小孩,很嫩嘻嘻。”他已经到了喜欢嫩男的年纪。

然而好景不长,一个小朋友拿出交友软件,大声喧哗: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朋友气急攻心,像经过一个世纪那么久,才吐出四字箴言: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尴尬过后,有人试图打破安静: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朋友假笑回应: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我憋笑拉走他:“奶奶咱们跳广场舞去吧!”

走进舞池,依旧是最坏的音乐,甚至不如从前。但即便如此,也还是挤不进中央,边缘站着一个又一个想要舞蹈的灵魂,说来奇怪,大家独爱墙壁,像壁虎似的紧贴着,望眼欲穿,绝不下场,他们最懂得该出手时就出手,如果可以揩油,手速比舞姿更迅猛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我跟朋友奋力向前,躲过偷袭,跟着音乐舞动。

目之所及,肯定会有个kimiko老师大飚舞技,旁边也会出现一个刘贞不甘示弱,本就转不开身的地方硬是大力扭出一片自己的舞台,自顾自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。

然而我却在倒数——

再倒数10秒,身边果不其然就有人开始相拥大舌吻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再数5秒,就会有肌肉男渐渐成为一个团体,一起脱掉紧身T,集体秀身材扭动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再数1秒,钢管旁边的几个女孩已经开始抢破头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香汗淋漓,我再次去过道站立休息。仔细观察,这里确实有些改变,从前我们站街不过是冷漠对望,现在大家都拿着手机。

有的大量刷软件,即便那个人就站在身边也认不出;

有的还在微信聊天,旁边的姐妹也可以全然不顾;

有的甚至在联机打游戏,似乎在安静的家里无法操作;

更有人戴着耳机也要站街,不知道是不是在听《下一个天亮》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一抬眼,看到浓妆变装女走来,长假发,高跟鞋,暴露短裤,她真做自己,很想问问她的际遇如何,多年来从这里走T台的女孩数不胜数,回家卸了妆是否也跟我一样笑不出来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站累了,朋友已经不知去向,在夜店永恒的主题是断舍离,你的同伴很可能已经躺在别的男人家中,而你还在寻人。独自上了二楼,一个又一个黑屋子零散坐着喝酒聚会的姐妹,但这只是一时,到了2点以后,某一间舞房启动,需要脱衣服才能进入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由于在门口的人会被保安拉出去,想穿着衣服白占便宜是不能的,正巧一位死不脱上衣的人被拽到飞起: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向里望去,自觉长得好看的一律站在吧台边,任人欣赏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其他人在舞池游动,走到哪里揩到哪里,上下其手,每个人都是千手观音:手是用来干吗的?摸吧朋友!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外侧走廊上也有好戏,有人预感今夜马上就要结束,似乎怕灰姑娘被打回原形一般,拽着个男人就要跟他回家,然而对方不情不愿,争执不下,似乎酒精真的让人丧失理智,但也不知是真醉还是装醉。
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姐,今晚去酒吧吗?
看够了肉海,我已经坚持不住,站街犹如一场战役,油全部浮出,妆容早已脱掉,泪沟从未如此深。走出大门,望着门口不变的小吃摊,或许我们都只是一个过客,来或去,并没有人在乎。

绘画:微博@设计系奶子

来源:Barbie太郎

(0)
上一篇 2018年12月5日 下午5:54
下一篇 2018年12月5日 下午6:05

相关推荐